欢迎访问二笔足球网!!!

加泰罗尼亚,浴火而生的艺术足球

  2015年10月14日,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主席,阿图尔·马斯迫于压力宣布取消计划已久的独立公投。短短几天以后,成千上万的巴塞罗那人自发走上街头,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独立游行。这就是当时发生在市中心,加泰罗尼亚广场上的一幕。我们所听到的这首歌,名叫《收割者》。它记录着加泰人的血和泪,也记录着加泰人不屈的抗争精神。1640年,在西班牙统治者的横征暴敛下,不堪重负的加泰罗尼亚农民,爆发了反抗压迫的收割者战争。当时被反复传唱的这首歌,成为了加泰罗尼亚人追求自由的象征。但是,历史上所有加泰人的反抗斗争,都不可避免地被一次又一次血腥镇压。这是加泰罗尼亚历史上最黑暗的部分,但是每逢困难时,总会有光明将这黑暗驱散,使加泰人的历史成为一篇篇令人神往的异彩华章。这些黑暗之光就是——艺术和足球。

  1852年初夏的一天,在加泰小城雷乌斯的一个铁匠家里,产下一个男婴,铁匠将他取名为安东尼·高迪·克尔内特。小高迪长大以后,受到父亲的鼓励来到巴塞罗那学习建筑,他对于建筑反常规的理解方式,震惊了他的同学和老师。以至于毕业时,校长感叹道:“真不知道我把毕业证书,颁给了一位天才还是一个疯子!”多年以后,高迪用他的成就告诉了校长答案。他成为了人类建筑史上,最前卫、最疯狂、最浪漫的艺术家。在高迪的世界里,艺术必须出自于大自然,而自然界并不存在纯粹的直线。直线属于人类,而曲线则属于上帝。这成了他的艺术准则。无论是米拉之家,奎尔公园,还是至今未完工的神圣家族教堂,他的作品一次又一次扩展着,人类对于建筑的想象边界。醉心于工作的他,终生未娶。1926年的一个夏天,在前往教堂礼拜的路上,高迪被一辆电车撞倒。衣衫褴褛的他,直到去世三天后才被人认出。他为巴塞罗那留下了七项世界文化遗产。没有哪座城市会像巴塞罗那,因一个人而变得熠熠生辉。

  作为一名现代主义建筑家,高迪翻开了加泰人艺术史上最灿烂的一页。而在加泰足球史上,翻开这一页的是一个荷兰人。1973年夏天,巴塞罗那从阿贾克斯签下26岁的克鲁伊夫,在此之前,他们已经连续13年无缘西甲冠军。克鲁伊夫和米歇尔斯师徒,给巴塞罗那的足球注入了全攻全守的基因。第一个赛季,克鲁伊夫便带领球队在伯纳乌5:0击溃了宿敌皇马,一举夺回了阔别已久的联赛冠军。1988年,克鲁伊夫以教练身份重返巴塞罗那。在1991年到1994年之间,他带领巴萨获得联赛四连冠。并在92年为球队,带来队史上第一座欧冠奖杯,梦之队的外号传遍欧洲足坛。盛极必衰,94年惨败于米兰后,梦之队走上下坡路,1996年克鲁伊夫辞职。梦一结束了,但是克鲁伊夫对巴塞罗那的贡献却没有结束。荷兰人在1989年建立的拉玛西亚足球学校,为这支球队留下了难以想象的遗产。上个世纪二十年代,欧洲文艺界兴起了一股超现实主义的创作潮流。艺术家们在梦境与幻觉中寻找创作灵感。这部叫做《一条安达鲁狗》的短片便是超现实主义电影的代表作。画面右边这位表情夸张的牧师,就是大名鼎鼎的萨尔瓦多·达利。这个加泰罗尼亚画家,和布努埃尔跨界合作,完成了这部伟大的电影。达利拥有非人类的才能和想象力,他能把梦境般的怪异形象与复古的绘画风格结合起来,形成达利独有的风格。1931年,他完成了代表画作《记忆的永恒》,他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画家之一。达利出生在一个叫做菲格雷斯的加泰小镇,在他出生前9个月,比他大三岁的哥哥死于传染病。在他五岁时,父母将小达利带到哥哥坟墓前,告诉他,他是哥哥的转世。自己仅仅是一个复制品,这样的想法使达利心生恐惧。也许是为了摆脱这种念头,达利形成了相当怪癖的行事作风。他曾在期末考试前,煽动学生闹事而被学校开除,也曾拿着盛满精液的安全套和父亲决裂,留着古怪胡须的达利,终其一生,都在用旁人难以理解的方式,证明自己是独一无二的,并非复制品。1989年,达利死于心脏病发,他的遗体被用防腐剂永久保存后,安葬在故乡。他给后人留下的,除了天才的画作以外,还有那句一直在回响的名言——“每天早晨醒来,我都在体验一次极度的快乐,那就是成为达利的快乐!”

  达利凭借超凡的想象力征服了画坛。而在足球世界,有一个人也曾用他无与伦比的想象力,惊艳了整个世界。这个人就是梦二核心:罗纳尔迪尼奥。他出生在巴西一个足球世家,八岁时,父亲因心脏病发,死在泳池。为了维持家庭生计,小罗的母亲打起了各种零工。直到这个时候,孝顺的小罗才开始认真对待足球。2003年加盟巴塞罗那以后,他用魔术师般的脚法,率领埃托奥,德科等队友,为球队夺得久违的联赛冠军,并于2006年夏天赢下欧冠。小罗本人也先后获得世界足球先生和金球奖。克鲁伊夫的梦一队解散十年之后,巴塞罗那人再次迎来梦之队。好景不长,06 年世界杯输给法国以后,小罗的状态开始波动,俱乐部的成绩也再次下滑,他在一片流言蜚语离开了巴塞罗那。空荡荡的诺坎普,只能等待新的主人。

  1990年7月7日,意大利世界杯决赛的前夕,帕瓦罗蒂、多明戈和卡雷拉斯,在罗马携手举行了一场特别演唱会。这场演唱会引发的轰动效应,使世界三大男高音的名头响彻世界。三人之中,年龄最小的卡雷拉斯,就是不折不扣的加泰罗尼亚人。他在7岁时,观看了传记电影《伟大的卡鲁索》以后,立志成为一名歌唱家。虽然他的嗓音天赋不及很多人那么响亮,但却依然有无数人为他抒情唯美的唱腔而着迷。他的人生也曾堕入黑暗,1987年卡雷拉斯被诊断出患有白血病,生存几率仅剩十分之一。做手术时,卡雷拉斯拒绝接受普通麻醉,仅仅因为这可能有损他的嗓音。生死之间,他想到的依然是演唱事业。顽强的求生意志,支撑着他与死神斗争,短短一年后,卡雷拉斯奇迹般地重返舞台。这才有了之后,罗马演唱会上三大男高音的一时佳话。如今,帕瓦罗蒂已经去世数年,多明戈改唱男中音并投身指挥事业,只有卡雷拉斯还在坚持着男高音演唱事业,这股信念和他当年战胜死神时一模一样。2010年的某个比赛日,在诺坎普发生了这样一幕。在一位媒体记者出镜直播时,一个身影喊着“加泰罗尼亚自由万岁”一闪而过。当一头雾水的人们把镜头定格时,才发现这个身影就是加泰罗尼亚人的骄傲,何塞·卡雷拉斯。

  2008年夏天,小罗和里杰卡尔德先后出走,巴塞罗那需要一位新的船长。在克鲁伊夫的强烈建议下,俱乐部大胆启用资历尚浅的瓜迪奥拉出任主教练。这样的选择,充满了风险却让人期待。瓜迪奥拉将梅西定为球队进攻核心,在哈维,伊涅斯塔的串联下,在以普约尔为核心的防线支撑下,这支球队以前所未见的传控风格,席卷了欧洲大陆。2009年,又是一个夏天,在罗马的奥林匹克球场,瓜迪奥拉的球队击败曼联,再一次登顶欧洲足坛。这和18年前,另一个加泰罗尼亚人在罗马完成的事情,那么相像。这支球队在这一年成为了史无前例的六冠王,并将王朝延续至今。

  时间回到遥远的1714年,在西班牙王位的继承战中,加泰罗尼亚支持的奥地利查尔斯大公,输给了波旁王朝的菲力浦五世。就像两百多年前,卡斯蒂利亚和阿拉贡所做的那样,加泰罗尼亚人再一次被盟友出卖。新国王废止了他们的一切自治权,宪法被废除,政府被撤销,语言被禁用,大学也被关闭,加泰人被推入历史的黑洞。时至今日,在诺坎普,每当比赛进行到第17分14秒,人们便会起身高歌独立,以此纪念那历史上的苦难日。什么是加泰罗尼亚?八十年前,这里曾是乔治·奥威尔小说中,炮火纷飞的战场;而如今,这里是伍迪·艾伦电影中的艳遇之地;这里的人将足球变为艺术,却禁止血腥的斗牛;这里盛产艺术家,却不生产政治家;他们是撞向高墙的鸡蛋,是扑向烈火的飞蛾;他们总是在输,却从未认输。加泰罗尼亚人,生来就为自由而战斗,从1410年至今,六百年如一日,不曾屈服。

相关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