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二笔足球网!!!

观点:中国足球已没什么可失去了 走太多弯路试试归化又何妨

自动播放

曝高拉特愿与恒大续约 但提出租借回巴甲条件

正在加载...  

信息时报记者 白云

最近几天,关于足协即将归化埃尔克森、高拉特等外援的传闻不绝于耳,但是有关方面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,外界也仅限于自娱自乐、自说自话。

其实在体育界,归化从来都不是新鲜事,几乎所有运动项目都存在招揽和使用归化运动员的现象。短时间内冲击一下名次、提高该项目的发展基础和关注程度,也不失为一种发展模式。远的不说,仅仅在亚洲足坛,就曾有过大量归化案例。而在欧洲,即便是足球发达国家,也偶尔会出现几例归化球员。

目前归化球员在外界依然充满争议,赞成与反对的声音都不小。毕竟让归化球员披上中国队战袍,出战世界大赛,对于很多人来说,都是一种过于“新潮”的体验。但中国足球在过去这么多年里被证明已经走了太多弯路,归化这条新路,试试也无妨,还有什么能再失去的呢?

归化高拉特等外援成为足坛热议焦点

足球强国也靠“归化”选拔精英

在体育界中,招揽归化运动员早有先例,中国足球最近一两年开始着手研究归化球员的可行性,也令外界十分关注。实际上,在归化运动员方面,向来比较保守的近邻日本,反而走在了我们前面。

日本足球崛起的过程中,归化球员是立下过功劳的。日本足球与巴西足球向来联系密切,早期很多日本人移民巴西,而起步阶段的日本J联赛,请的外援也有不少是来自巴西联赛。

早在1970年,日本国家队历史上的第一名归化球员就已经出现,他就是巴西人内尔松。不过,之后的另一位巴西归化球员拉莫斯对于日本足球的推动则更显重要。

1992年亚洲杯上,日本队在半决赛击败徐根宝率领的中国队,最终杀入决赛捧得冠军,其中一名长发飘飘的中场核心搅得中国国足十分头痛。此人生得外国面孔,名叫拉莫斯·琉伟,葡语本名鲁伊·拉莫斯,在巴西籍籍无名,20岁来到日本踢球,成了联赛最佳射手,后被日本归化,俨然成了当时日本国家队大腿级别的存在。有人说,他的到来让日本足球少走10年弯路。这一届亚洲杯的冠军,为日本足球的崛起打下坚实基础。

1998年世界杯,日本队主帅加茂周动用国会关系成功归化另一位巴西球员洛佩斯,进一步提升了日本足球的整体实力。进入21世纪以后,2004年在中国作为东道主的那届亚洲杯上,日本队阵中又一名巴西人三都主给广大中国球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此后还有日本和巴西混血的高大中卫田中斗笠王,给日本的后防高度做了很好的补充。

俄罗斯世界杯,欧洲许多足球传统强国,都广泛使用了归化球员,但是他们各自使用的方式都极具特色。德国俱乐部的青训营球员主要来自社区所办的足球兴趣班,孩子在那里缴纳一定费用,接受足球训练,所以德国队的归化球员以移民的后代为主。法国的俱乐部则是到非洲去选拔有天赋的孩子,带回俱乐部进行培养,从中归化球员。比利时队则是两条腿走路,既有在社区内上足球兴趣班的移民后代,也到非洲去选拔球员。

由此,我们其实可以发现,足球强国本身有着极其强大的青训体系和青训力量,他们只是苦于人口基数太小,无法充分选拔出优才,才被迫走归化这条路。立足点还是从小选拔,本土培养,日本足坛现在的归化路径差不多也是这样,但更强调是混血儿。

李可将成为入选国足的第一名归化球员

归化球员能解“燃眉之急”

因为入籍首要条件就是要在中国生活工作满5年,每年待够一半时间(183天)。目前中超具备立即入籍条件的外援有4人,分别是在华已经8年的多利(29岁,梅州客家);在华满7年的古托(31岁,长安竞技);在华满6年的埃尔克森(30岁,上海上港);在华满5年的阿洛伊西奥(31岁,广东华南虎)。

另外还有明年就满5年的阿兰(30岁,天津天海);伊沃(33岁,河南建业);后年可以入籍的有“小摩托”费尔南多(26岁,重庆力帆)和雷纳尔迪尼奥(31岁,天津天海)。上述诸将,全部是巴西籍。

这么多潜在的“归化对象”,如果能够顺利进入国家队,国足的提升肯定是有用的。国足问题显而易见:后防年龄偏大,中场急需寻找郑智的接班人,锋线缺少一锤定音的人物等等。布朗宁、李可这些已经获得中国国籍或者是即将获得中国国籍的球员,恰恰能够在短时间内解决很多国足目前存在的问题。另一方面,像埃尔克森这种短期内最有可能被归化成功的外籍球星,更是解决国足锋线羸弱的一剂良药。

不过,现在最大的问题是。9月份,2022年世界杯预选赛亚洲40强赛就要开始了。在这之前,中国队可以迅速归化的球员,很可能只有埃尔克森和李可,这还是建立在国际足联快速通过身份审核的情况下。另外,国足还要能够打进12强赛,才有可能操作更多的潜在归化对象。目前来看,情况并不乐观。

埃尔克森是目前可以被迅速归化的球员

归化资源能长期为中国足球所用

在某门户网站的调查中,有超过1.6万名网友参与投票,其中76.45%的网友明确表态支持归化球员代表国足出战,只有14.04%的网友选择了不支持。

对于中国足球而言,青训基础薄弱,师资力量也可以算是不足为外人道也,挖掘现成的联赛外援资源,先让一批有实力的洋枪入籍,带动本土球员进步发展,也未尝不可。何况,广开门路礼贤下士,这批球员即便今后退役,也有可能充实到未来的教练员队伍当中,何乐而不为。因此,归化球员真正对中国足球起作用,很可能是在未来更长的一段时间。

实际上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,拉莫斯开了亚洲的先河。正是在拉莫斯·琉伟的身边,三浦知良成长为亚洲级别的顶尖球星;接下来当吕比须出现在日本队时,中田英寿、中村俊辅等人开始获得了来自欧洲的认可;等到三都主(原名亚历山德罗·多斯桑托斯)代表日本队参赛时,日本足球已经呈现出全面崛起的态势。

拉莫斯退役后,曾担任J联赛球队主教练,日本沙滩足球国家队主教练等职务,还写过自传和青少年足球方面书籍,开了足球学校,致力于青少年培养。

日本其他有名的归化球员还有内尔松吉村、小林乔治、与那城乔治,以及田中斗笠王。内尔松吉村退役后在日本积极推广巴西足球理念和文化,还培养了诸如森岛宽晃、大久保嘉人等知名球星。

说到底,日本并没有过多依仗归化球员一步登天,而是在“外援”提高实力的基础上稳步提高国内球员整体实力,最终成为了一支在俄罗斯世界杯上敢与比利时等豪强扳手腕的强队。毕竟,归化也是发展阶段中的一个插曲,最终的旋律还是应该着力于青训。

实际上日本足球队早期归化的也是完完全全纯正的巴西血统的球员,比如拉莫斯、三都主等人。而目前多达60多位已经或等待归化的足球运动员,则基本上都是带有日本血统的混血儿,这一变化过程也颇为值得玩味。

这个事实,对于中国足球同样具有积极的借鉴意义。如果能有一批开先河的归化球员在中国国家队取得成功,对日后中国足球吸引华裔才俊回到祖国、恢复国籍是很有帮助的。尤其是,培养一批对中国足球有感情的归化球员,使他们能够成为未来很多带有中国血统的混血儿的榜样。

相关标签: